热点资讯  洞察未来

最新资讯>行业资讯>别了,公交卡!

别了,公交卡!
2018年7月20日

对于移动支付来说,公交出行是最好的场景,也是高频的场景。出行领域,相比较打车和接驳的共享单车,公交地铁的体量更大。交通运输部的数据显示,2017年,全国公共汽电车完成722.87亿人,其中,公交专用车道(BRT)运量21.96亿人次,公共汽电车运营里程355.20亿公里,轨道交通完成183.05亿人次。与之形成对比的是,巡游出租车在2017年完成365.40亿人的服务。

行业估算,公交地铁每天的交易量达到3亿笔,如果按照每张票1元计算,全国公交地铁出行一年的交易额也在万亿规模。

过去几年,在滴滴、摩拜们的推动下,二维码支付早已普及于打车和共享单车,但是公交地铁却是另一番景象。

革自己的命

“前两年,当线下商铺在大力推行二维码支付时,整个公交出行行业就有人讨论,要不要把这种方式引入。”通卡连城董事长徐晓回忆,这家定位于“互联网出行领域服务商”的企业,那时就意识到公交领域转型互联网存在“商机”。两年前的那番讨论,公交业界认为,引入二维码支付不太可能:一是因为商铺的码支付是联网状态,公交、地铁为脱机状态;二是在公交出行企业的主要盈利模式中,卡内的押金所积攒的沉淀资金本来就是一笔细水长流的巨款,此消彼长,一旦把码支付引入,意味损失掉押金收入。

“通卡的盈利模式已经固守20年,这其中的交易手续费、资金沉淀费、售卡费等都是传统公交系统固定的收入来源。”杭州市民卡公司总经理蔡戟总结,行业内大部分人都意识到:引入码支付,等于革自己的命。

巨头的机会

“智能卡历史20多年,我从事15年,从票证、智能卡到二维码,是历史发展的必然,卡码升级处于历史转折期。”徐晓总结。其实,当公交支付发展到“卡”阶段,已经形成“类金融”模式:每张卡里都有储值,一些线下零售的小额支付因此开通“公交卡支付通道”。

但就好比现阶段,银行卡进化到了虚拟卡阶段,去卡化趋势也发生在于公交通卡行业。一种方案是将公交卡读写进苹果手机的Apple Pay,变为虚拟卡;还有一种方式就是移动支付。

今年早些时候,B2B圈在采访中了解到,有近10个城市的地铁开通受理闪付或二维码支付,包括广州地铁、上海磁悬浮、福州地铁、无锡地铁、杭州地铁直接进站,以及宁波、青岛等地的地铁购票等。这种方案的实质是用户在APP中,将各地公交卡添加进去,形成虚拟卡,背后的技术为NFC(近场支付)。

公交业在变

公交领域的二维码支付也有政策支持。

2018年4月1日,交通运输部《有关运营服务质量的管理办法》(以下简称《管理办法》)在全行业执行,该办法第一次提出对交通一卡通的定义,只要参与到行业里的支付手段都进行了罗列,原有的实体卡、移动支付、二维码以及未来的新兴支付手段,都是交通一卡通的一部分。

为了保证整个体系的安全性,《管理办法》还规定采用统一的密匙体系,在密钥体系里,交通部大规模采用了国产密钥算法体系,主要是按照国家整体安防要求实行的密钥体系。

交通一卡通行业既是交通的基础设施,也是金融的基础设施,正是因为它具备跨行业的特点,所以带来了信息化、互联网化的发展。

《部分内容来源于网络》